愛情公寓

關於部落格
愛情公寓
  • 7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800萬買回一堆“廢銅爛鐵”?

  孟亞生    郭山澤/漫畫   以為拍賣的設備使用說明書等資料齊全,但拍到手後卻發現根本沒有這些資料,“相當於1800萬元買回來一堆廢銅爛鐵”,江蘇省常州市蘇南爆破拆房有限公司(下稱“爆破公司”)自認為吃了啞巴虧。而出賣方則認為,自己委托拍賣公司拍賣的,就是廢舊設備,否則價格不會如此低廉。   競買設備,1800萬中標   拍賣前,競買方現場查看標的物。經過多輪叫價,爆破公司最終以溢價400多萬元競拍成功,隨即開始履行合同進行拆除。   2013年3月,江蘇省淮安市清浦區城南鄉政府所屬單位城南集體資產經營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城南公司”)委托淮安市五鑫拍賣公司拍賣,並由拍賣公司發佈拍賣公告:3月20日對江蘇天士力帝益藥業有限公司原廠區內部分工業設備及建築物拆除進行公開拍賣。爆破公司聞訊後,立即赴江蘇天士力帝益藥業有限公司原廠區現場查看,發現該企業的製藥設備保管較好,有一定出售價值,於是報名競拍。   3月20日,經過多輪叫價,爆破公司以1770萬元的價格成功中標,並與拍賣公司簽訂《拍賣成交確認書》。加上拍賣佣金,爆破公司一共花了1805.4萬元。拍賣結束後,委托人、買受人都抑制不住拍賣成功的喜悅,認為自己是最大贏家。在委托人城南公司看來,從起初的1300多萬元的起拍價,到1770萬元的成交價,溢價達400多萬元;在買受人爆破公司看來,多年的爆拆經驗告訴他們,這些設備進行重新調試,轉賣三四千萬元不成問題。   4月13日,爆破公司與城南公司簽訂拆遷合同,合同協議買斷的拆除標的物主要包括兩大塊:一是協議範圍內的建築物;二是協議範圍內的機器設備。合同還約定,爆破公司應當在標的物交付後,地上物為60天,地下物為30天內拆除完建築物、建築物內外存放設備以及地下相關設施、廠區圍牆,如果爆破公司違反拆除完工期限,逾期將承擔競買總價款每天2‰的違約金。爆破公司為此交納了50萬元保證金。   合同簽訂後,蘇南爆破公司立即進入合同履行狀態,派出大量人力和拆除工具,在不到兩個月時間內,除工人住的宿舍及放置拆除設備的倉庫外,其他地方基本拆除完畢。   沒檔案資料,設備變“廢品”   當爆破公司向拍賣方索要設備說明書、質保書、合格證時,被告知已經遺失無法提供。公司負責人倒吸一口涼氣:設備瞬間成為一堆“廢銅爛鐵”。   然而,當爆破公司將拆除的製藥設備存放在倉庫中,向城南公司索取設備產品說明書、質保書、合格證等設備檔案文件時,被告知檔案文件遺失了,無法提供。爆破公司負責人劉錦年一聽,倒吸一口涼氣:製藥設備都是成套的流水線設施,關聯性比較強,轉賣時設備的合格證、說明書等資料都必須齊全,而且具體的安裝調試還需要設備廠家的輔助。如果沒有檔案資料,就無法知道廠家信息及技術性能,這樣的設備也就失去了使用價值,儼然成為一堆“廢銅爛鐵”。果不其然,陸續前來準備購買設備的廠家聽說設備無說明書、質保書、合格證的“三無”設備,當即搖頭離開。   見此,劉錦年多次找城南公司要求提供相應機器設備的出廠資料。然而,城南公司堅稱,當初拍賣的就是廢舊設備,如果是真正的設備,賣的絕對不止這個價錢。   “拍賣前,城南公司和拍賣行並未聲明這些設備就是廢舊設備,如果拍賣前有所說明,我公司是絕不會來競標的,誰也不會拿近2000萬元資金來競拍一堆‘廢銅爛鐵’。”劉錦年認為,城南公司存在合同欺詐行為,要求城南公司限期提供設備資料,並承諾只要一收到設備資料,立即移交拆除的場地,運走已經拆除的設備。   就在劉錦年苦苦等待這些工業設備資料時,2014年2月下旬,他接到淮安市中級法院的傳票。原來,城南公司以爆破公司違反拆除完工期限為由,向其索賠637萬餘元違約金。淮安中院應城南公司申請,裁定查封了爆破公司已經拆除的800萬元財產。   2014年5月,爆破公司以城南公司根本違約為由,將城南公司反訴到淮安中院,請求判令解除雙方當初簽訂的合同,賠償爆破公司損失1800萬元。   法院判決解除合同   法院認為,爆破公司未能按約履行構成違約,應承擔違約責任;雙方在履行合同上意見分歧較大,致合同目的不能實現,支持解除合同,但對交付設備資料和賠償損失的訴求不予支持。   2014年7月,淮安中院開庭審理此案,本訴與反訴合併審理。   城南公司訴稱,爆破公司之所以違約,是因為自2013年4月起,廢舊金屬物資價格持續下跌,按約及時拆除出賣所拆金屬物資會給爆破公司造成損失,故該公司一再拖延工期,將拆除的舊物資長期堆放在廠區內,並保留小部分廠房未拆除,以存放所拆除的廢舊物資,等待廢舊金屬物資市場價格回升。   爆破公司辯稱,拆除的設備沒有運走和小部分廠房未拆除,是因為城南公司嚴重違約,不履行其先履行的合同義務,至今不向爆破公司交付拍賣的工業設備資料,並且停水停電,爆破公司有權行使先履行抗辯權,只能停止拆除,進行自我救濟。   城南公司認為,按照拍賣規則,他們拍賣的本來就是廢舊物品(設備),沒有資料,只能以現場狀態為準;拍賣標的物以評估公司評估報告所列清單為參考,如標的與清單相比出現溢出或減少、缺失、損壞,買受人與委托方均不得提出賠償要求;至於所拍賣的房屋和設備是否還有利用價值,或者有多大利用價值,與城南公司無關,城南公司不負有法定或約定向爆破公司交付工業設備資料的義務。   爆破公司反駁說,該公司作為拆遷的專業公司,對拆遷有豐富的經驗,對拆遷的標的物會根據招標文件在投標前進行經濟評估。如果招標文件和合同上不是載明“設備”,而是“廢舊設備”,則爆破公司是絕對不會投標的,明明巨虧的事情怎麼會去做?   法院審理認為,合同是平等主體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組織之間設立、變更、終止民事權利義務關係的協議。依法成立的合同,對當事人具有約束力。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全面履行自己的義務,如果違約,應當承擔違約責任。本案中,城南公司與爆破公司所簽拆除合同系雙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形式及內容不違反法律及行政法規的規定,屬有效合同。根據合同規定,爆破公司應在90天內拆除江蘇天士力帝益藥業有限公司原廠區建築物、建築物內外存放設備以及地下相關設施、廠區圍牆並運出廠區,但時至今日未能按約履行,已構成違約,應承擔違約責任。法院還認為,雙方約定的違約金過高,而且城南公司未能提供證據證明因爆破公司違約行為給其造成損失的具體數額,酌定違約金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的130%計算。   對於爆破公司反訴解除雙方合同的訴求,法院認為,雙方在履行合同上的意見分歧較大,致合同目的不能實現,法院支持解除合同。但對爆破公司提出的城南公司負有交付設備資料的義務訴求,法院認為,合同對此未予約定,故對要求城南公司交付設備資料和賠償損失的訴求不予支持。   “兩字”之差,天壤之別   是“設備”還是“廢舊設備”?“廢舊”兩字決定了拍賣標的物的價值,依據拍賣法規定應在拍賣公告中準確表述,不能誤導買方。   對於判決,爆破公司不能接受。該公司認為,判決沒有查明或者迴避了雙方爭論的核心問題,即:爆破公司中標購買的是“設備”還是“廢舊設備”?從爆破公司與拍賣行簽訂的《拍賣成交確認書》,以及與城南公司簽訂的《拆遷合同》來看,協議買斷的是工業設備。按照通常理解,機器設備指由金屬或其他材料組成,由若干零部件裝配起來,在一種或幾種動力驅動下,能夠完成生產、加工、運行等功能或效用的裝置。城南公司和拍賣行公司在拍賣公告和合同上,在拍賣的設備前漏寫了“廢舊”二字,如果不是疏忽大意,就是欺詐。   南京大學一位法學專家表示,拍賣活動應當遵循公開原則,拍賣企業應依據拍賣法規定在接受拍賣委托後,正式舉行拍賣會前發佈拍賣公告。拍賣公告是拍賣企業舉行拍賣會依法應當履行的法定程序,拍賣公告的撰寫既需符合一般公告的基本要求,做到文字表達準確精練,又不能有虛假成分,不致引起公眾誤解。拍賣企業如果不按照拍賣法要求發佈拍賣公告,在公告中發佈標的物不實的虛假信息或者公告標的物與實際拍賣標的物不一致,拍賣企業將會構成誘導競買人參與競買的欺詐行為,在這種情況下,拍賣企業的行為不僅會導致拍賣無效而且將會受到工商行政主管部門處罰。依照拍賣法第61條第一款規定,拍賣人、委托人違反本法規定,“未說明拍賣標的的瑕疵,給買受人造成損害的,買受人有權向拍賣人要求賠償;屬於委托人責任的,拍賣人有權向委托人追償”。   專家還表示,根據一般習慣及業務慣例,產品合格證、說明書等文件是使用產品所必需的,應附隨於產品之中,如果沒有這些文件,其實就是“三無產品”,是禁止拍賣、出售的(除非在拍賣公告中做到了“特別提醒”)。按照正常的交易習慣,委托人委托拍賣的設備無合格證和產品使用說明書,買受人有權拒絕接受,有權行使先履行抗辯權。  (原標題:1800萬買回一堆“廢銅爛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